2006年7月25日 星期二

- 我的同事Jay的出差插曲 -

原本想慢慢po上來,今天跟Jay一聊,哇!又有爆笑的發展。  為了不積文,所以趕快po出來嘍~~~







早一陣子,Jay的老闆(就是上司們)要Jay先辦好西班牙簽證,好隨時飛過去支援。Jay東脫西拉一些時日後,終於還是乖乖照辦,也訂好了出差行程。就在出發前一日,Jay的老闆告訴我 - Jay在醫院。才知道,他,尿不出來,被迫去醫院導尿。他的西班牙行程需要延期。在延期期間,Jay老闆的老闆也就是我的前老闆要Jay的老闆也辦理西班牙申根簽證,若Jay不能去,就是他去。

 

延了兩週後,Jay導尿後,一切正常。所以還是派Jay去。

 

出發前一天上午我還跟Jay照過面。下午Jay的同課員布萊恩跑來告訴我 - Jay現在又在醫院導尿,預定三天後開刀。

 

天下大亂。Jay的老闆已經因為重要的私人事務請假好幾天,現在要派誰去?這點我跟布萊恩有點好笑的'過節',另闢一篇來寫。

 

開刀日過後,布萊恩廣播出'爆笑'的消息。Jay被半身麻醉送入開刀房,也確定'下刀' 了, 但半小時後,Jay聽到護士納悶地問:這樣就開好啦?整個開刀房的醫師護士們再加上Jay本人聽到主刀的醫師說:我沒辦法開下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主刀醫師說他開過許多的類似案例,就這個最棘手。若冒然處理,不小心傷了海綿體,那Jay就要當六點半男人了。所以主刀醫師要把Jay送到主刀醫師目前在台大醫院的教授老師那裡去。

 

聽到這裡,我們好認真的爆笑開來。笑,Jay的幸與不幸。幸- 這位醫師誠實。不幸- 真是不可告人的痛啊!

 

今天(2006-07-14),已經是第二次看著Jay提著尿袋在辦公區裡晃。再次聽他自己說這所有過程細節,一堆人問東問西,想安慰又想糗......(我是一直糗他啦) 實在是有趣 〈他喝半醉時,最喜歡說中國歷史故事。說唱俱佳的人才一枚〉。也好想把這件事'快樂'的部份,分享讓大家一起哈哈大笑。只是我實在懶得寫出那些還真是極具曲折離奇的就醫記‧‧‧。他,小學時,就因為尿道下裂,開過四次刀處理。現在算是舊疾復發。而這次復發也就是因為後天的組織自然縫合無法預測,更是應該他都沒定期去復健(我很好奇,是怎個復健法),所以那天在開刀房裡,主刀醫師在灌滿他的膀胱仍找不到任何尿道細縫可研判可處理的狀況下,決定把Jay腫脹如大象般(Jay自己的形容詞)的下半身與下半生交給他的教授醫師......(那,又是爆笑的一段)

 

我只是插嘴說,既然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病例,Jay去台大醫院開刀時,應該把國內所有這門醫科的醫師們找去,就像我看日劇【白色巨塔】那樣,讓Jay的開刀過程成為一個教學現場......

 

有機會,再寫。因為我老覺得應該是Jay自己來說上一段,認識他而不知道這段過程的人,就知道有多麼值得地讓我們一提再提一笑再笑。

 

最後,這個出差誰去?當然就是那個布萊恩嘍!

1 則留言:

  1. 明天,換 布萊恩 出場!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